创新中国 > 要闻

共享办公押宝未来模式与盈利是关键

作者: 陈维城 来源: 新华网
2019-10-18 09:14 
分享

美国第二大独角兽、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上市遭遇波折,再次将“表面风光”的共享办公行业拉回到现实中。

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,国内的共享办公行业在2017年前经历了一段高光时刻。进入2018年后,行业开始调整,共享办公企业进入并购重组阶段。在这期间,资金与经营问题一直笼罩在行业上空。今年初,国内几家共享办公企业相继调整管理层,陆续有玩家传出上市计划,行业似乎看到了方向。

但随着WeWork撤回招股书延迟上市,共享办公行业再次陷入焦虑与质疑声中。业绩亏损、模式单一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,如今“泡沫”逐渐被挤出的共享办公行业还有故事可讲吗?共享办公行业未来如何调整?移动办公能否成为趋势?

上市潮?氪空间做好“随时上市准备”

8月中旬,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了招股书,计划筹资10亿美元。这个消息给已平静多时的共享办公行业打了一剂兴奋剂。然而,一盆冷水很快泼下来。当地时间9月30日,WeWork发声明称,将撤回招股说明书,推迟IPO计划。

WeWork为何要撤回招股书?10月15日,熟悉WeWork的业内人士薇薇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触发该事件的原因有多方面,首先是目前全球经济环境的问题;其次,美国一二级市场对科技股,特别是独角兽公司的支持度在下降;第三,可能是投资者对于WeWork公司模式的忧虑,包括它是不是成功的商业模式。

有消息称,目前WeWork全球不增加新项目,中国区所有项目全部暂停,亚太区管理层也将调整。对此,薇薇说,“目前WeWork中国的会员正常办公,一些项目正常运行。不过,若与去年的发展速度相比,今年肯定会有所调整。”

今年以来,不少共享办公企业都放出了上市计划。年初就有消息称,优客工场欲今年在纳斯达克上市,估值有望达30亿美元。当时优客工场表示,不予置评。但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“(优客工场)是在准备上市的,但是时间和地点还没有明确。”

国内另一家知名共享办公企业——氪空间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“因为WeWork是行业扛旗玩家,如果它上市进展顺利的话,对行业可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但目前老大哥走得不太好,优客工场应该压力不小。现在这个时候,行业讲故事的机会没有了。”

刘成城认为,上市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企业估值确实比较高了,虽然可能还在亏损,但讲的是一个未来还能倍数增长的故事。它需要继续融资,以更广阔的未来前景做支撑,否则投资人肯定不会继续投资。“我理解WeWork和优客工场可能属于这一类情况。”

“另外一种是比较稳健的做法,用营收利润上市,相对来讲故事的成分要少一点,当然这个营收利润未来也得增长。”刘成城表示,“如果市场特别好,我认为企业都希望用第一种方式,但在目前市场情况下,我们要做好第二种准备。”

国庆前夕,36氪媒体业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,那么氪空间是否有上市时间表?刘成城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我们要做好随时可以启动上市的准备。”

盈利难题:扩张将亏损,不扩张丢市场

提交招股书后的短短一个半月里,业绩亏损的WeWork经历了投资者对公司估值,以及管理层生活作风的质疑。上市前,公司估值为420亿-470亿美元,然而公司巨亏现状,以及一系列负面消息,导致WeWork估值已在百亿美元徘徊。

2019年上半年,WeWork收入约为15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7.6亿美元;净亏损达9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7.2亿美元。2019年上半年,WeWork的总支出约为29亿美元,其中租金成本超过12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6亿美元;报告期内,WeWork的代理费用、人员管理费用等也在持续上涨。

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WeWork前期融资时,利润情况还是不错,后来为保证融到钱,扩张速度有点过猛,导致利润锐减甚至亏损。薇薇告诉记者,“前期的扩张是行业形势所迫,如果不去扩张覆盖,那块区域就是对手的了,这也是行业玩家面临的现状。”

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,共享办公本身盈利是没有问题的,哪怕撇开“共享”这两个字,就叫办公室出租,也不难盈利。只是过去几年行业快速扩张无序发展,导致不停烧钱,没有盈利。

共享办公企业要扩张,就要面对房租上涨、前期投入多、投资回报周期长、空置率高等问题。“最开始我们的好几个项目都是从二房东手里拿的房,其实利润空间就已经很小了。”思微共享办公创始人端木杨曾对媒体表示,临近租约到期或者是中途的时候,房东不愿意降价,甚至还会涨价,“这样的话这个账就算不过来了。”

对租金更敏感的是共享办公的用户。“今年重新选择了办公室,但租的是写字楼,更便宜些。”共享办公用户诗诗(化名)算了一笔账,在写字楼租的一间房,平均每月比共享空间至少便宜2000元,一年就省下两万多。

因为初创公司人员不稳定,一年前,诗诗搬到了氪空间,“我们在这里有过三个工位。刚开始是比较小的五人间,两周后我们换到七人间,又过了两周,搬到一个能容纳十个人的比较大的单间。”如今创业团队不断扩容,公司搬出了共享办公。

“回报周期在三四年左右,市场上很多家也在做一些调整,包括我们也关了一些,关掉的肯定是回报周期比较长的。”刘成城说,“现在整个行业客户都流向低成本区域,氪空间的出租率还可以,今年算比较平稳,虽然增长不是特别明显,但也没怎么下滑”。

共享办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盈利模式?刘成城认为,共享办公的模式看大家自己的经营能力,这个模式也没那么复杂,也不是什么高科技。所以要看经营能力和销售能力,氪空间可能在资源方面有一定的优势。

刘成城说,“截至这个月(10月份),我们已实现盈利,明年全年利润应该过亿元。”

巨头时代:经营和盈利能力是关键

创办于2010年的WeWork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先行者。2014年,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美国参观了WeWork之后,决定把共享办公概念引入中国,随后推出了SOHO 3Q。此后,优客工场、氪空间等国内企业相继问世。

进入2018年后,共享办公迎来了洗牌潮。优客工场当时就认为,行业已进入了“整合阶段”,共享办公进入“巨头”时代。此后优客工场加快了并购速度,当年完成了对洪泰创新空间、无界空间、Workingdom的并购,以及同爱特众创、方糖小镇签署并购文件。

同一年,WeWork宣布25亿元合并裸心社,而裸心社也曾宣布收购Raise乐活办公空间;WeWork还收购了澳大利亚高端办公空间品牌Gravity七成股份,并曾洽购新加坡联合办公品牌justCo。

此前,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大家说共享办公领域泡沫很大是因为项目过多,一些缺乏运营能力的小企业难以整合资源。”

“今年行业环境发生变化,整个行业进行策略快速转弯。我们算是比较早一点的,前面遇到了点困难,转得比较早一点。”刘成城表示,头部玩家包括氪空间、WeWork中国和优客工场,今年业务会好于其他玩家。其他玩家规模越小、获客越难,融资也不容易,日子比较难过。

“从投资角度看,如果以赚钱效应来排队,共享办公肯定是往后排的。毕竟这些企业不上市是没出路的。未来盈利会慢慢减少,只有头部共享办公企业才可以存活。”一位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
丁道师认为,今年以来,共享办公领域发展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,一些知名度不高、规模小的企业空置率高,知名度高的几家,包括氪空间、优客工场相对好一些。

2018年底至今,共享办公行业形势还在发生变化,包括WeWork、氪空间、优客工场等头部玩家都进行了管理层和运营模式的调整。今年初,WeWork宣布更名为The We Company,未来包含三个不同的业务线:WeWork(工作)、WeLive(居住)和WeGrow(教育)。

今年4月,优客工场获龙熙地产2亿元战略投资,其还提出了涵盖智慧战略、流量战略和空间战略的全新“吸引力”战略,助力其向“楼宇的管理者与服务者”转型。5月,氪空间完成10亿元融资,确立了打造“全周期企业办公服务商”的新战略,将完成从“联合办公”到“综合办公服务+新型资产管理”的业务模式升级。

刘成城认为,“未来最重要就是经营能力,以及盈利能力。”

“由于当前的经济环境因素,国内的共享办公整体收缩,但共享办公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,随着5G到来,移动办公将是未来趋势,当然目前这个观念也需要不断培养与普及。”薇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
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

记者邮箱:chenweicheng@xjbnews.com

分享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